? 陈默讲鬼故事,求一个最恐怖的鬼故事,讲出来吓死人的那种!-自己开店创业做什么 qq如何设置自动抢红包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陈默讲鬼故事,求一个最恐怖的鬼故事,讲出来吓死人的那种!

日期:来源:陈默讲鬼故事收集编辑:自己开店创业做什么

求一个最恐怖的鬼故事,讲出来吓死人的那种!

。。。有点长的一个

整个城市沉浸在无边无际的雨幕中,灰暗的天际不时有闪电划过,偶而还会响起一,二声闷雷,夜已经深了。位于市中心的银行大楼还灯火通明,“当”时针已经指向了9点。办公室里的员工还在紧张的忙碌着。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青年好象正趴在桌上睡得很香,桌上堆满了凌乱的文件和帐册。

“白子夜”,一声怒吼像窗外的惊雷一般炸响,正在办公桌上睡得迷糊的白子夜猛得跳了起来。“啊”?谁叫我啊?穿着撑得快要涨破的西服,一脸横肉,脸色红的像要烧起来的张经理像坐山般站在白子夜的面前。他见这平时就对自己不太满意的经理正目放凶光,心知不妙,连忙道:我刚才太累了,只是打了个瞌睡,以后不会了。张经理那双深埋在肉缝里的小眼睛冷冷的看着他,阴声细气不愠不火般道:你不会再有机会打瞌睡了,我刚通知了公司的财务,由这刻起,你不在是本公司的一员了,若不满意,可向工会投诉。不理变得脸如死灰的白子夜,转身往他的办公室举步走回去,叁四步后转过头来,微笑道:「忘了告诉你,叁天前工会刚开除了你,因为你已经两个月没有缴交会费了。」其他同事都别过头去,不忍看白子夜的窘相。只有张经理的心腹,平时已经狗仗人势的小王还对着白子夜做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看着张经理胖如肉山的背影,再环顾四周,同事们轻轻的叹息声,和同情的目光不由令白子夜怒从心起,喝道:给我站着。张经理不慌不忙,移转肥体,两手交叉护在胸前,有恃无恐道:「我刚好唤了警卫,他们会给你举行一个没有饮料食物和来宾的告别会。话猷未已,脚步声在部门入口处轰然响起,四名警卫杀气腾腾拥了进来张经理哈哈一笑道:「白先生请到会计部一行,他们早预备好了大信封哼。」说完迳自回房去了。白子夜戟指喝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这时一名警卫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礼貌而又强硬的说:白先生,请你收拾一下自己的私人物品。在众目睽睽之下,白子夜又羞又怒,连东西也顾不上收拾了,一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白子夜”一声娇怯的声音响起,他一听就知道是平时坐在自己对面,对自己颇有好感的茹小姐的声音,白子夜心里一阵的感动,但是男人的自尊让他硬起心肠,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门关上的一刹那,白子夜知道自己真的失业了,这份工作来得不易,却这么就失去了,唉,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不如回家先睡个大觉吧。

走出银行的大门,雨正越下越大,连街上的路灯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迷茫雨中清冷的大街完全没了白天的喧嚣,除了昏黄的路灯和在雨夜下显得神秘而又诡异的一幢幢大厦。

妈的,怎么连辆出租车都没有,白子夜摸摸身上的几个零钱,唉,也好索性走回家去吧,想到这里,便一头扎进了雨幕。雨,不停的落在他的头上,脸上,顺着发际流下的雨水让他觉得分外的冰凉。一阵夜风夹着冷雨扑面而来,白子夜猛的一个哆嗦,今天真是冷啊,为什么失意的时候总是这样,凄风苦雨的,哈哈。他自我解嘲般的笑了笑,赶紧加快了脚步往家走去。

“吱”门开了。白子夜先在门口狠狠的甩了甩湿发,进门后一屁股坐到了沙发里。想起刚才进公寓的时候看门的老头见他像个落汤鸡的样子还以为他遭打劫,连连询问他,弄得他啼笑皆非,一番解释后才进来。白子夜住的这所公寓是位于这个城市的一个小角落,公寓不大,只有两层。专门适合像他这样的单身汉住,价钱便宜,离公司又近。就是太小了点。妈的,我这人到底有什么错啊,怎么这么倒霉,想起刚才的事白子夜就一肚子气,他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边喝边嘟哝着,那该死的经理辞退我也就算了,又何必当众羞辱我......骂着,骂着,越到后来声音越含混不清,渐渐的,他睡了过去。

“白子夜~~~~~白子夜~~~~~”咦,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叫我啊,他靡靡糊糊的想站起了,可是身体好象怎么也起不来。他只能努力的睁开眼睛这是什么地方?他一看之下发现自己正站一个极其宽阔的广场,天色很黑,而且雾很大。整个广场笼罩在一片迷雾中,他好象依稀看见前面有一个很大的事物,但是他看不清楚,正恍惚间,忽然,那神秘的声音又在响起:白子夜,走过来吧~~~。

我?白子夜一头的雾水,就在此时,眼前的迷雾渐渐消退,但是天色反而逾暗,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能够走动了,但并是他自己在走,仿佛有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推着他的双腿往前走,离那巨大的事物越来越进了。看清了!!!看清楚了!白子夜一看之下,骇得魂飞魄散,那事物赫然竟是一口巨大的——————石头棺材!!

他吓得转身就想逃走,可是身体根本不听指挥,而双腿还在不断的一步一步靠近他惊得想狂呼,但是怎么也喊不出一丝声音。慢慢的,他离那死气沉沉的棺材已经不到1米了。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仿佛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停了!在离棺材不到1米的时候,双腿终于可以停了下来,嘘~~~~,还好他不由自主的喘了口气,狂跳的心脏好象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黑暗,仿佛从无限遥远的亘古而来,破风,碎夜裂空,当头劈下,不偏不倚的正击中------石棺!!“轰”碎石迸裂,石棺在一刹那已经粉身碎骨!碎石四处激射,近在咫尺的白子夜完全已经吓呆,甚至忘了躲闪那扑面而来的石头,眼看碎石已经到了眼前,不由大叫:完了。 “啊”白子夜猛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头几乎撞到了低矮的天花板。“原来是个梦啊,真可怕”他拍拍自己胸口,拿起喝剩的啤酒一口倒下,喘了几口粗气。

窗外的雨依旧不停的下着,仿佛天地间除了一片片雨幕外已经不存在任何东西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时针告诉他,已经是深夜1点了。呜~~~,一阵狂风吹来,哐当,由于窗户没有关紧,猛得碰了一下。白子夜连忙走过去,想把窗子关紧。又一阵风把摇摇晃晃的窗子再次吹开,雨水一下子从窗口吹了近来,把白子夜洒了一脸的雨水。砰,他用力关上了窗子。这鬼天气!一说到“鬼”这个字,白子夜不由联想到刚才的梦,不禁打了个寒蝉。“嘘,别自己吓着自己,”他为自己壮了壮胆,嘴里还哼起了最近很流行的一首歌。对了,擦把脸睡觉吧。他走进了盥洗室,随手拉亮了灯。“咦,怎么雾气腾腾的,谁刚才用过啦。大概房东来过吧”白子夜走到了镜子前,先用手使劲的搓了搓脸,往镜子里面看去。“啊~~~”惨叫声一下子划破这个寂静的公寓,寂静的城市,和这个寂静的雨夜;他赫然看见,镜子里的他竟然满脸是血!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白子夜骇然欲绝,这时他脑中只想到:真的有鬼,逃!!!一个转身,发疯似的撞开了盥洗室的门,丝毫不带任何停顿冲到房门口,一把拉住门把手,使劲的一拧;“啪”把手竟然掉了。他想也来不及想,就用全身去撞,“砰,砰,砰”连着几次撞击。门,还是巍然不动。白子夜喘着粗气,诧异的看着这平时不堪一击的木门。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这时,他忽然看见,门,竟然活了!深咖啡色的木门好象正在对他笑着,无比诡异,又带着无比恶毒的嘲笑。不,这不可能!白子夜使劲擦了擦眼睛再向门看去,门还是原来的门,那么沉默,毫无生气。“吱~~吱”一种极为艰涩难听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神经仿佛在一刹那之间抽紧了,慢慢的,极其艰难和僵硬的,他转过了头去。以至于颈骨发出:咯咯的声音。

雨!!,雨正打在窗上!但,这雨竟然是血色,暗红色的,像是有生命般的粘在窗户上,不停的流动,随着雨水不断的增加,这一条条像血脉似的雨好象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厚。仿像一个恶魔,正在不停的变化,正要不顾一切的压碎薄窗而入!薄薄的玻璃似乎已经承受不了这重压,像个垂死之人般发出了“吱~~吱”的呻吟白子夜浑身僵硬,心脏不停的狂跳,像有一个饿鬼不停的用大锤捶击他的心脏。“咚~咚~咚~咚”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困难,大脑已经渐渐失去知觉;“吱~吱~吱~吱”玻璃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就像邪异的蜘蛛正在绘画;忽然,他感到生命正在迅速的离他而去,不,绝不能死!!白子夜凝聚起最后得一点尚存的意识和力气,大喊一声:不~~~~~~~~!!!无比的声浪仿佛有型的物质,滚滚散开,无出不到。窗外的血雨一刹那间被震碎,已经凹陷的窗子奇迹般得恢复了平整,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白子夜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平静依旧。

难道刚才又是个恶梦?不可能吧,刚才的事情是那样的真实,肩头还有少许的疼痛因为大力撞门的缘故。再看去,那掉在地上的门把更证明了这一点。想到这里,白子夜用手摸摸了自己的脸,然后慢慢的把手放到了眼前。水,不是血。是刚才关窗时吹进来的雨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自己太累了产生幻觉。

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地上的一样物事,饶似他刚经过如此可怕的事,但还是大吃一惊,地上,不知何时躺着一口很小很精致的棺材。但是白子夜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他梦里见过的棺材,只是缩小了好几倍。白子夜深深得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近它。看着这小小的棺材。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就像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一样,毅然弯下腰,把它检了起来。这是一个做得极为逼真的石棺,在灯光的映照下还闪着银光。拿在手里分量很轻,又好象不是石头做的。奇怪。白子夜把它放到了茶几上仔细的端详着。看着看着,也没发现什么更惊人之处,这时,他想到了何不把它打开看看呢。想到这里,白子夜深吸了一口气,便打开了棺盖。棺盖被打开了,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变化。只是在棺底,静静的躺着一个古怪的符号。白子夜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之处,只得把它放茶几上。雨,在这时似乎已经停下来了。只是风还不停的吹着。白子夜低头想了一会儿,边站了起来,拿起了地上的门把手重新装到了门上,顺手扭开了门。门外是黑暗幽静的走廊。只有一盏灯明暗不停的闪烁着,走廊的尽头就是楼梯的拐弯处,从那里下去就是大门了。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不如到门口去抽支烟,也顺便和门房里的老头聊聊天。想着,白子夜反手带上了门,顺着走廊来到了楼梯口。朝下望去,门房里的灯还亮着“这老头,怎么这么晚不睡觉?”他来到了门房口,从登记的小窗子外朝里看了看,老头好像趴在桌上睡着了。“喂,王老头。”白子夜轻声的喊着,其实他也不想这么晚把老头吵醒但是一个人实在有点寂寞,又有点害怕,所以他决定就算被骂几句也值得。

“怎么还睡着啊?”他看老头还没反应,不仅提高了声音,就在这时候,咯噔一声好象脚踢着了什么东西,他低下首看了看,由于灯光太暗,无法看得清楚。于是便掏出了打火机,叮,四周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他手拿着打火机,慢慢的弯下腰去照地上了那个东西。火光下,地上的东西赫然是一只人手,惨白的,枯萎的,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啊~~。白子夜大惊失色,顾不得夜深人静,猛拉门房的门,高喊着,老头快出来啊,手,手啊~~`”一边喊着,一边用尽平生的力气拉门。谁知一拉之下门哐啷一声,倒了下来,他一步冲到伏着的老头身边伸手就想拉他起来。不料老头竟随着这一拉倒在了白子夜的怀里,整个脑袋无力的朝后仰去,脸部正好出现在灯光下。白子夜借着门房的灯一看,发出了不像由人类发出来的惨叫,这是一幕极其恐怖的景象老头的半边脸仿佛被黑熊的利抓撕掉,眼珠也掉了出来,还顺下的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好象被嚼碎了。

白子夜连连后退,倒着冲出了门房口。一边狂呼大喊,一边想去打开大门逃生但是,一看之下,他犹如全身掉进了万丈深渊。门呢?门到哪里去了?门竟然不见了。原来应该是门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道砖墙!他感到自己整个身体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四肢收缩。不停的发出一阵一阵的寒颤。鼻子传来一股浓浓的味道。血腥气原来是那么浓,奇怪刚才怎么没闻到。周遭的黑暗处处透着邪异,偏偏那门房里的孤灯好象要照亮存身于黑暗中魔鬼的脸,不停的跳跃着恐怖就像最冷的冰水,慢慢的从他的脚底漫到了大脑他忽然清楚的意识到,今夜,在这诡异的地方。逃是没希望了,要活命就得冷静。对着砖墙,他猛吸一口长气,然后迅速的一个转身,背靠墙。面对着来时的楼梯。

“白子夜,白子夜,今夜想要活命就得看自己得了,冷静,一定要冷静”他不停得为自己打气,双手不由自主得紧紧的握拳,刚才那极度的恐慌好象缓和了一点他站直了身子,略微的稳定了一下情绪。不如先去看看别的房客,危险时也好有个照应。他决定先上楼。看着地上的那只断手和老头因为被他拉倒的尸体正横在楼梯口。他大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很慢很慢的靠近着。当他移步到离那尸体最近的时候,猛得大喊一声,借着这声壮胆,他一下的跳过了尸体,直接跳上了楼梯。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奔上了楼梯。这所公寓只有两个楼面,1楼就只有一个门房和几张接待用椅子。2楼有5个房间住着3个房客,除了白子夜外,还有两个大学学生。他又回到了长廊,灯依旧像鬼火般的闪烁,几扇房门都关着。他快步走到了一扇门前面,用力的敲了敲门。

“小张,小张,你在吗?”白子夜使劲的喊着,声音回荡在这幽暗寂静的走廊。连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来回答。他心里一阵的紧张和不安,又连忙走到了对面的一扇门,这扇房门就在壁灯的左下方。整扇门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鬼气森森,门上的深咖啡色在灯光得掩映下深邃无比,就像通往地狱的入口。白子夜看着门,没来由得觉得身子越来越冷,他甚至怕一拍门后,门后会有一具尸体应门而倒。小林~~~~,声音像是垂死的人在呻吟一样。他为自己这声音也吓了一跳。门静静的,既没有小林的应门而出。也没有什么饿鬼忽然破门扑出。吱呀一声,这声音在这诡异血腥的夜里显得分外的刺耳,攫取人心。正是从小张的房门传来的,也就是从白子夜的身后响起。白子夜大喊着回头,只见那扇房门悄悄地向里面滑开,但是仿佛被什么东西搁着了,只开了一条不大的缝隙就不动了。他用最大的声音喊着:小张,是你吗?“喊了半天也没动静。他壮了壮胆慢慢的走到房门处,伸出手去,轻轻把门往里推。一推之下,门竟然没动,白子夜再用力一推,门的底部好象粘着一些东西一样,缓慢而困难的被推开了。白子夜借着微弱的灯光朝里瞄了瞄,里面好象没有人。不禁朝房间里面走去,正跨入房间里的地面时,脚低竟一滑,人一下子失去平衡,往后便倒,趴,整个人重重的摔了一交。白子夜随手一撑地板之下想要站起来,手一碰地,却粘了一手的滑溜溜的,粘液似的物体。他把手凑近一看,血!!满手的血,似乎还夹杂着白色的浆液。他吓得边狂叫边连滚带爬的倒推着出了门外。谁知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乒”的一声巨响传自身后,白子夜忽觉劲风袭体,顾不得一地的血浆,连忙就地往边上打了滚。轰然一下,他回头一看,竟是小林的那扇房门仿佛被什么东西巨力震飞,倒在了他刚才坐着的地方。目光再往那边扫过去,不看则可,一看之下惊得魂飞魄散。小林,僵硬的站在门口,眼神青蓝,身上的白衬衣已经被撕成一条一条的,而且还染满了暗红色的血。手里竟然提着一个人头,人头的颈项处还连着一点点的皮肉和顺着滴下的血珠。一阵风吹过,人头慢慢的转了过来,赫然是小张!!

幽暗的灯光照在人头上却发出惨白色的光。小林怪异的发出似乎像笑得声音,嘴里仿佛正在咀嚼着一些东西。白子夜几乎是颤抖着扶着身后的墙壁艰难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小林开始僵硬而缓慢的一步一步像他走来,妖异的蓝色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白子夜心中狂叫:救命。手开始沿着墙慢慢的往旁边移动。这时,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一个似人非人的黑影正从他的后面无声无息的靠近。昏黑的走廊,死寂的安静,小林正慢慢逼近白子夜。白子夜看着小林,忽然一转身就想跑,刚一回身,呼,一个人从身后猛得用手抱住了他。不,这不是人。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具无头的尸体。啊~~~~白子夜惨叫一声,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用力向前一推,推开了尸体。然后发疯般得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用力把门顶上。寒意一股一股的冒上来,冷汗却从头上不停的流下来。白子夜用椅子顶住了门。然后怔怔的看着,等着门外的僵尸来砸门。等了一会儿,却悄然无声,但是他感到这种静却充满了异样的扣人心弦。心脏就像拉满了的弓,随时会因为声音的突然惊起而爆裂。忽然,他想起,何不从窗外逃生呢。连忙到了窗子前,准备用力把窗子打开,然后就从窗格里爬出去。正在开窗的时候通的一声,门竟然已经被撞开。他大惊回身,发现门外同时站着阴森森,眼发噬人红光的小林,他后面竟还站着两人。确切的说,只是两个残缺不全的人,无头的那一个,一定是已经惨遭毒手的小张,而另外一个,只有半边脸。他仔细一看,竟然就是门房里的老头!剩下的一只眼睛正狠狠的盯着自己。白子夜吓得完全失去了控制,一边不停的惨叫,一边半疯狂的后退。而三个半人半尸正毫不犹豫的朝他逼来。他一个踉跄,跌到了墙壁处,连忙把手往后面一扶,却好象被什么东西割了一下。他百忙中回头一看,原来他已经退到了厨房门口,手正撑在挂刀的刀架子上了。已经被割出了鲜血。眼看僵尸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他随手操起一把菜刀,狂吼一声,连人带刀朝前杀了过去。血,不停的溅起,刀光不断的上下闪烁,仿佛这小小的房间已经成为了阿鼻地狱,人间屠场。他一刀又一刀,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砍了多少刀。等他精疲力竭停下来的时候,他发现小林他们三个人已经完全被砍得血肉模糊。地上,墙上到处是碎肉,血浆。哈哈哈哈,我终于把恶魔砍死了。他狂笑着,高举着明晃晃的,血淋漓的菜刀。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这时,忽然有几道强光照在他眼睛里,伴随而来的,好象还有很多嘈杂得,模糊的声音。一时间,他什么也看不清了。他一手遮着光,一手将刀胡乱的在面前乱砍。声嘶力竭的喊:恶魔,来啊,我要砍死你们!!耳里又好象听见那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却越来越模糊。那光,那声音让他恍恍惚惚,不知所已。杀出去,一定要杀出去。这全是幻觉,全是鬼怪造成的幻觉!他大喝一声,狂舞着刀,朝着光束最亮最多的地方冲去。一刹那间,他依稀的听见一个忽然清晰起来而又响亮的声音:开枪。紧接着就是,砰,砰,砰,一股极大的冲力将他撞起,撞飞。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痛苦。茫然间,他好象又回到了熟悉的办公室,还有坐在他对面那个甜甜的女孩子小茹,那么的清晰无比。只是一瞬间之后,他感觉到他已陷入了无休止的黑暗中。

清晨的阳光静静的,温柔的洒落下来。电线杆上的几只小鸟轻快悦耳的叫着,提醒着正躺在床上未睡醒的女孩该起来了。“恩,真讨厌!”女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顺手拿起床边的遥控器,嘀,打开了电视机。“重大新闻报告:昨晚本市发生特大杀人案件。一名青年男子怀疑是因精神病发作。拿着厨房里的菜刀将所住公寓之2名同住大学生砍死,还追到1楼把看门的老人连砍几十刀致死。警方接到附近居民举报,赶到现场,该名男子疯狂依旧。为了自卫警方开枪射击,当场将该名男子击毙。“哇哦,好恐怖哦,”女孩想转台,但是接下来的声音却让她目瞪口呆。播音员的声音继续传来:后来警房搜查该名男子住处,发现他的名字为白子夜,本市居民。至于如何会发疯砍人,则需要进一步调查”啪,遥控器掉在了地上。不会的,这不是真。女孩顿时泪如泉涌,放声痛哭。原来这女孩就是一直暗恋着白子夜的小茹。

几个月后。因为凶犯已经被击毙,而且距事后的调查,很可能是因为失业的原因。所以警方就做了结案处理。不再继续追究。而这所小公寓因为发生了这么恐怖的事情,再也没人敢来住而渐渐荒废。只是有一件事很奇怪,当时警方在搜屋时曾发现一个石头做的小棺材,被当作了证物收了起来。而后来研究下来只是个很普通的工艺品,所以就放入了仓库。但是没过了几天,它就神秘失踪了。由于涉及到警方的失职,谁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情。它是否是件邪物?是不是造成白子夜发狂杀人的真正的原因呢?已经不会有人再知道了..........

讲鬼故事把自己吓死的是谁?他叫什么?

  他叫张震,以讲恐怖故事名声大噪的辽宁电台生活娱乐台节目主持人。其实他没死。这是多年前的一条假消息。

  因为沈阳某报报道中提及的“张震死了,被鬼故事吓死了”一文,所以以讲恐怖故事名声大噪的辽宁电台生活娱乐台节目主持人张震正式向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报及署名为王晓楠的作者向其公开登报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和平区人民法院也于当日正式受理此案。

  张震在起诉书上说,该报在第17版刊登了一篇题为“张震鬼故事,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的文章,在套红的引题上写道:“最近,在学生中传说,张震死了,被鬼故事吓死了。这是真的吗?”而且通篇文章,对他是否死亡没予澄清。据张震本人讲,文章刊登后,他的家人、同学、朋友及听众纷纷询问:“张震是不是出事了?”“张震真的死了吗?”这些大量的询问严重干扰了他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秩序,给他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张震认为:该篇文章的报道严重侵犯了他的名誉权,故诉至法院,要求该报在同样的版面、位置,以同样的篇幅对其赔礼道歉。

谁有可怕的鬼故事,讲一个最吓人的给我听

  姐姐死了

  阿丽是班级的一个乖乖女。由佳,由子,真爱子是班级的三朵班花,她们平时以欺 负阿丽为消遣。

  “最近经常发生碎尸案,死者都是未成年少女,请大家晚上减少出门,如有线索请 立即与警方联系。”广播里的新闻顿时在学校中引起了轰动。 “阿丽,我们去找几个男生护送我们回家,至于作业就请你帮我们做一下吧。放学 我们一起回家。”由佳等又想让阿丽代劳作业。阿丽虽然极不情愿,但是有碍于情面不 原去得罪她们,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躲在厕所里哭。由佳三人也进入了厕所,显然她们没 有发现阿丽,“那个傻瓜真实有意思,我们才不会和她一起回家呢,她也被碎尸才好 呢。”“不行,要是她死了就没有人帮我们交作业和清扫教室了。”“真爱子你可真 坏,呵呵。”阿丽听了对她们的仇恨掩盖了伤心的程度。

  放了学,由佳三人自然不会和阿丽一起回家。阿丽只能孤孤单单地走在漫长的回家 路上,碎尸案的恐怖另她浑身颤抖不已。忽然一个小孩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个大约 只有6.7 岁的小孩,带着一顶小帽子,背着一个小书包,由于他背对着阿丽,所以不能 看到他的长相。出于好心阿丽上前询问:“小家伙,现在有碎尸案,你怎么还不回家? 是迷路了吗?”等靠近了才发现那孩子在哭。孩子转过头来,阿丽吓了一跳,因为那孩 子长得很丑,也许是因该说长的很凶恶。

  “姐姐死了,姐姐死了。”小孩不停地重复着,一边不断地擦着眼泪。 原来是亲人去世了,这孩子好可怜啊,也许出于自幼丧夫的同情她便去安慰那小男 孩。他们很快便混熟了,他们来到附近的社区活动区荡秋千。

  “姐姐,你真好,就像我以前的姐姐一样,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玩吗?”“当然可 以,我叫阿丽,你呢?”“史太郎。”孩子含糊地回答到。

  “姐姐,要是以后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好。”真 是个好乖的孩子。阿丽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姐姐,我要回家了,你要到我家去做客吗?”阿丽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便婉言谢 绝。

  “姐姐,我以后还要来找你玩哦,再见了。”说着,孩子便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第二天,由佳三人依然那阿丽找乐子。“阿丽,今天我们三人有约会,今天的打扫 就拜托你了,明天请你吃点心。”说玩就嬉皮笑脸地出了教室。虽说是请吃东西,可是 没有一次履行诺言的。“你们全死了才好呢!!!”阿丽诅咒道。

  第三天,由佳三人都没有来学校。“又有三名无辜少女惨遭毒手,凶手仍旧是用碎 尸的手段,死者的头部也不知去向,请市民注意出行安全问题。”广播里播音到。不久 后经证实,那尸体就是由佳三人的。等得知这消息后阿丽真是高兴极了,但是又充满了 一些迷惑……

  那天晚上史太郎来找阿丽玩,由于三个仇人意外死亡,所以今天的阿丽特别高兴, 和史太郎玩到很完才回家。临走时史太郎仍不忘说:“姐姐,要是以后有人欺负你一定 要告诉我哦,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这使阿丽的迷惑更加深了一些。

  “你这死丫头还知道回家?作业怎么办?今天你不用吃饭了,快上楼做作业去!! !!!”自从父亲死后母亲的脾气出奇地暴躁,今天的唠叨只是家常便饭。阿丽很不情 愿地上了楼,一边做作业一边唠叨着:“真烦,要是没有妈妈就好了。”说玩,阿丽觉 得在窗外有人看着她,她抬头一看吓坏了,原来是史太郎爬在窗口朝她笑,笑得既阴森 又恐怖。怎么可能?这里可是2 楼,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爬上来?阿丽以为看走眼了, 于是便揉揉眼看看清楚,可是等她睁开眼睛却是什么都没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 头。“妈妈!!妈妈!!!”阿丽跑下楼去看母亲是否安全,可是母亲却不见了。几个 小时后在邻居们的帮助下报了警,可是只得到马上会找到的含糊答复。

  “难道是史太郎?可是他还只是个小孩啊。”阿丽脑中一片空白。第二天妈妈还是 没有回来。阿丽没有去学校,她在那个秋千的地方等史太郎,因为她想知道这一切。傍 晚了,史太郎很高兴地跑过来。史太郎很不解地问着阿丽:“姐姐,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欺负你的人不是都死了吗?”。阿丽听了吃了一惊:“太郎,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死了 ?”。史太郎听了只是笑,什么都没有说。在以后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

  “姐姐,去我家做客好吗?”史太郎终于打破了僵局。

  “好吧。”出于要解开疑团的心态阿丽答应了他。

  这事一条很偏僻的小路,阿丽虽然自小出生在这里,但是今天的这条路是她先前从 来没有见过的。“到了!!!!!!”史太郎很高兴地指着远处的一座平房叫到,蹦蹦 跳跳地先冲进了房子。走近一看这事一座很久的房子,蜘蛛网密布,窗户也破得不像 样。“死太郎!”屋外的门牌让阿丽浑身颤抖了起来。 “姐姐,请进。”史太郎拿着一盏蜡烛走了出来,在烛光的照耀下他本来就丑陋的 脸显得分外恐怖。屋子里面很黑很黑,只能借助手来摸索。忽然碰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让阿丽吓了一跳。死太郎拿来蜡烛放在桌子上。“啊!!!!!!!!!”阿丽发出尖 叫,原来刚才摸到的是由佳的人头,她仔细地看了一眼,由佳的人头被钉在一个木头人 偶的身体上,旁边是由子和真爱子的人头。阿丽已经吓得两腿发软。

  “姐姐,她们是我的玩具,这是我的妈妈,你们来认识一下。”顺着史太郎的声 音,阿丽借助暗淡的烛光望去,这下阿丽几乎吓得失去了意识,原来自己母亲的人头同 样被钉在了木头人偶上面。

  一种求生的欲望告诉阿丽要快跑,她不断地跑着,拼命地跑。史太郎在后面边哭边 追:“姐姐,别跑。”阿丽不知不觉跑进了一条死胡同。死太郎也追了进来。阿丽扶着 墙,眼泪早已一泄而下,双腿也不听使唤了,一下子跪倒在墙下。史太郎也哭得泣不成 声,他从书包里抽出一把锃亮的长刀:“姐姐,你为什么要跑?”“由佳她们还有我妈 妈都是你杀的?”“是的,可是她们是欺负姐姐的人,她们该死,我说过要保护姐姐 的。”“我不要你保护!!!你是魔鬼!!!”“以前也有几个姐姐像你一样,可是她 们去我家后也会逃跑,于是我就杀了她们,把她们切成一块一块的,这样她们就只属于 我一个人了。”“以前的那些女孩也是你杀的?你真是魔鬼的化身!”“既然姐姐不要 我了,那也别怪我无情了,因为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说着便举着刀冲了上 去……

  “昨天夜晚又有一名叫阿丽的未成年少女遇害,凶手仍是运用碎尸的残忍手段,请 广大市民注意安全。”阿丽同学校的梅子放学回家,忽然一个小孩吸引了她的注意。那 是一个大约只有6.7 岁的小孩,带着一顶小帽子,背着一个小书包,由于他背对着梅 子,所以不能看到他的长相。梅子好心上前询问,孩子一边哭一边说着:“姐姐死了, 姐姐死了……”

参考资料: 个人觉得有点冷..将就一下吧

讲一个鬼故事

几个短小的鬼故事

1、我一个人要乘出租车,司机问我:你们两个要去哪里?

2、一人从车祸的现场走开,迎面有人拦住他:嗨 !你的一只手还在车上呢!

3、车开得飞快,一个老太婆趴在窗外看着我。

4、开摩托车接女朋友下班,后半夜有点凉,女友温柔的张开双手搂住我。忽然她摸我脸:“冷吗?”刚想接口忽然发现腰际女友的双手一直没离开,啊!

5、昨夜上网,朋友突然来敲我家窗户叫我出去玩~!正准备开窗说不去,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那是谁啊???

6、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地问我:“怎么了?”

我说:梦见一群抱着自己脑袋的鬼追我!是不是这样的?说着,哥哥把他的头摘下来了。

7、办公室的高层电梯只停15-30楼,在30楼工作的小F,一天加班到深夜后独自坐电梯下楼电梯每层都停下开门,门外没人,最后,停在了14楼门外一白衣女子说:好挤哟,我也要进来......

8、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害了妻子,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

后院子里. 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都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

于是有一天他就问孩子,"这几天你妈妈不在家,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 孩子答到:"我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爸爸你这几天一直背着妈妈呢?"

9、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渐

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讲个鬼故事

有没有听过一个鬼故事,学校曾经有一个女生因为感情问题从宿舍楼上跳了下来,据说死得很惨,而且冤魂不散,常在校园中游荡,向别人诉说她的冤屈。

一个学妹由于看书入了迷,很晚才离开图书馆。她走在学校花园的路上,突然看见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飘飘幽幽地向她走来。她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遇到人们常说的那个幽魂。穿白色衣服的那个女孩来到学妹的身边,在她耳边说:“学妹,你看我惨不惨,我没有手啊!”学妹不敢理她,一直忘前走。

那个冤魂由对她说:“学妹,你再看看我惨不惨,我也没有脚啊”学妹终于忍无可忍,回头对那个白色的影子说:“学姐,我比你还惨呀,我没有胸啊。”

农村老人讲真实鬼故事百度

路过乱葬岗时,竟然听到了里面有男女喘息声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

爷爷去世后,家里经济情况每况愈下。母亲只好跟着队里的几个妇女组团去深圳打工,经常一去就是一年,过年才回来。

6岁时的一个暑假,父亲因为要忙鱼塘里面的事情,吃过早饭的时候跟我说:“满伢子,今天上午我跟你哥得下塘干活,前几天村里广播通知说你妈寄信过来了,信已经到了村里学校小邮局,你上午去取一下吧。这是1毛钱,你去的路上买个冰袋吃。”

“好哦!”不用下塘干活,又可以吃我最喜欢吃的冰袋,我自然心里高兴。但是,有一件事情却让我对这件事情想打退堂鼓。那就是:从我们家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有一片乱坟岗。

小的时候,每次吃完晚饭,总喜欢缠着父亲或者大伯坐在堂屋前面给我们讲故事,说聊斋。这导致的结果是,我和哥哥的胆子都特别小,特别怕鬼。所以,每次上学、放学,我跟哥哥都是结伴去的。

父亲和哥哥下塘干活,我只好硬着头皮锁好门出发了。起初的路旁全是农田,黄灿灿的稻谷迎着夏天的微风开始摇摆,我的心情也快乐的摇曳着。过了这一片农田,就到了乱坟岗。这块乱坟岗的来由我也不知道,只听老爸说他出生的时候那片坟就已经存在了。后来陆陆续续有一些被挖掉变成了农田,但是面积还是有一大片。

那条去学校小邮局的路就从乱坟岗中间穿过,路边的杂草已经长的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风吹过去,那成人高的杂草也随之低头,一眼看过去隐隐约约总是可以看到各种坟头。那条路只是一条泥土路,在各种坟头中蜿蜒着,最后连接到村里的大路。一路上我心提到嗓子口,走了大概15分钟的时间,我都是一步一回头去看,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似得。幸好一路无事。

到了学校,拿了信,我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个冰袋。小卖部的罗爷爷跟我一直都非常熟悉,他是我们邻村的,儿子承包了这个小卖部,他一直在这里帮忙看店。我每次买东西他都会多送我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平常觉得特别慈祥的罗爷爷今天感觉特别诡异,诡异得甚至让我有点害怕。

我没有多想,小孩的心总是能被零食完全占据,我兜里装着信,手里拿着一个冰袋吮吸着,一路小跑地往回赶。这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并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湖南的夏天经常这样,头一分钟还烈阳似火,第二分钟就已经雷声隆隆、大雨倾盆了。)我拿着冰袋在路上继续晃荡着,在经过乱坟岗的时候,伴随着天上的雷声,大雨开始倾盆而至。

雨打在脸上生疼,我拿着没有吃完的冰袋往前使劲跑,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泥泞的乡间小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我跑的速度非常慢,还时不时的摔跤,冰袋也已经掉到路边的小水沟里了。到乱坟岗中间一块空地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是空的路边竟然多出来一座新坟来,我吓了一跳,可是那时候雨已经很大,路上都起了一层水雾。我没顾得上仔细看,就继续往前跑去,快要跑出乱坟岗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叫我。虽然雨声很大,但这声音听得仔细,这明明是刚刚小卖部的那个老爷爷。

我以为是刚刚忘了拿什么东西,或者是他又要送我什么吃的,只好回头看去,蜿蜿蜒蜒的路穿插在众多坟头,一直延伸到远方,被水雾笼罩着。在刚刚看见的空地新坟头,隐隐约约站着一个驼背的身影,在风雨中,朝我走来。

我吓得汗都出来了,可这时候我身上已经被雨淋透了。已经分不出是雨水还是汗了。我继续往回跑,终于跑回了家。

回到家后,父亲和哥哥已经到家躲雨了。我把已经被雨水湿透的信交给爸爸之后,打了个打哈欠,父亲给我换了一身干的衣服。

当天晚上,没来由的,我生了一场大病。父亲和大伯在床边照顾我。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大伯对父亲说:“9队的老人罗润云刚去世了,你听到唱大戏的声音没,应该是刚刚的事情。明天又得去吃场面,做人情咯。”我感觉一阵心悸,但是因为生病,后来又沉沉地睡去。

等我病好的时候,已经是5天之后的事情,后来,我跟哥哥一块走那条路的时候,发现那个地方真的有了一座新坟。我凑近一看,还真是小卖部罗爷爷的坟,坟上的鞭炮都是刚刚燃放过的,颜色很鲜艳。整个乱坟岗,只有这一个坟堆有墓碑,碑上罗爷爷的笑容还是跟那天一样,那么诡异。

我后来转到邻村的小学上学,村里也修了一条大路通往学校,我再也没有一个人走过那条路。

喜欢原创农村鬼故事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账号【午夜惊悚鬼故事】,点击微信搜索,关注,每天都会有好看的故事推送。

鬼故事谁讲的最好听啊

当然是张震了 张震讲故事你不知道啊·· 我们当时上课时偷听 白天 都吓得毛骨悚然···

有个讲鬼故事的人把自己吓死 了?他叫什么?是怎么吓死自己的?

你这应该是鬼书上看来的把,说一个作者写了一本恐怖小说作者写完以后,第二作者的妻子发现了作者被吓死了,妻子百思不得其解,发现作者旁边有稿子,拿来看完以后也被吓死了。。。情节是不是这样的哈。。。

都是被自己想象吓死的,有一句话说:想象想象越想越像。

张震讲哪个鬼故事把自己吓死的?

没有,只是谣言。

张震,1973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辽宁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张震讲故事》节目创始人、主讲人。

1997年3月推出有声恐怖节目《张震讲故事》,1998年9月28日主持辽宁人民广播电台《张震时间》节目。

2008年12月26日,时值张震从事有声恐怖故事创作10年之际,张震推出了个人首部长篇小说——《失控》,以文字营造惊悚氛围。

网络传言张震被自己讲鬼故事吓死,前段时间,他现身北京新书首发式,谣言不攻自破。

扩展资料:

张震作品介绍:

1、《张震讲故事》

《张震讲故事》是张震于1997年3月推出的广播节目;1998年9月28日主持辽宁人民广播电台“张震时间”节目,99年至今创作推出大量精品恐怖故事,风靡长江以北各大院校。

张震的故事大多来源于网络流传或书籍改编。张震一直是电视台和电台两面混,不过不讲鬼故事了!

2、《失控》

张震的一部恐怖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令远方漫卷狂风,就像本书主人公周雨楼的遭遇。一次不经意的选择,一个微小的决定,一刹那的指尖轻颤,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人生巨变。

三个从网络步入现实的女人,一个用温婉掩藏癫狂,一个用单纯粉饰阴谋,一个用恩赐实施掠夺……她们皆以“可控”登场,却都以“失控”告终。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张震

张震讲鬼故事是不是把自己吓死了

关于张震先生的第一次“死询”要从2000年说起。新世纪的到来让《张震讲故事》也迈上了新的台阶,《请不要画我的脸》、《白色的雪花点》、《午夜灵音》等恐怖作品让这位恐怖生产者拥有了更多的听众,而与此同时,一条比《张震讲故事》更恐怖的消息在沉阳某报纸的读者和张震的听众中流传开来,“知道吗?张震死了,被他自己制作的恐怖故事吓死了。”消息传出,张震本人及他的家人朋友都接到了许多询问及慰问电话,更有很多听众以悲痛的心情致电电台以表对张震先生的悼念之情。张震在安慰了众亲友之后,联合了律师将这家报社告上了法庭,后经调解及对方的登报道歉,此事才算告终。而至今仍健在的张震先生,在今年3月再度传出“死询”,死亡版本为:“张震在制作故事的过程中,由于内容极度恐怖,而引发心脏病,当场吓死。”这个消息在许多学生中流传,以至张震收到很多电邮都情真意切的表达了对张震的哀思,真是让其本人哭笑不得。现通过本文,张震先生特此声明:“我至今仍健康活着,而我创作的《张震讲故事》也将乘着恐怖的翅膀,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飞到你的窗下,倾听你的惊声尖叫。哈哈哈!!”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巨人大厦事件,巨人大厦的“巨人”何时归来

  • 巨人集团史玉柱建造巨人大厦的决策依据是什么? 当时公司在珠海汉卡业务壮大,想离开租用的筒子楼,自己建个集团办公楼自用,后依据商业角度考虑:一半自用,一半出租。期间,
  • 90后创业论坛前任,90后创业论坛的网站定位

  • 有没有90后创业论坛可以交流的网站啊? 你可以去祁不凡草根老板学府看看,很不错的。祝你创业成功 九零后创业牛人有哪些 盘点以下6位,可以看出年轻人在创业的时候,往往会选择
  • 李兆会到底还有没有钱,李兆会现在还是富人吗

  • 李兆会现在还是富人吗 没有,李兆会后面是一个大家族,更重要是后面有政府。而且就平心而论李兆会还是不错,虽然有人说不务正业不搞实业搞资本,但今日之中国资本横行有几个人
  • 想靠网络怎么赚钱,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 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1.学会舍得,大舍必有大得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本书《世界上最伟大的赚钱秘密》,说的就是要去施舍,施舍是最大的得到。最牛X的自私就是无私,帮助别人就
  • 杨惠英紫砂大师,紫砂杨惠英的手机号

  • 各位老师我想问紫砂名人中有宋裕琴吗 (一)明朝时期的主要壶艺家 金沙寺僧、供春、董翰、赵梁、元畅、时朋、李茂林、时大彬、李仲芳、徐友泉、欧正春、邵文金、邵文银、邵盖

最新文章

  • 杰夫贝索斯,特朗普为什么那么痛恨杰夫贝佐斯

  • 特朗普为什么那么痛恨杰夫贝佐斯 这是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说的话。 全是:惟善选择者生存 天赋和选择不同。 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天赋得来很容易——毕竟它们与
  • 刘志军案发的原因,刘志军贪污的过程

  • 山煤老总郭海被查什么原因,什么时候被查的? 国际金融报报道,6月23日,有报道称,经多个消息渠道证实,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以下称「山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上市公司
  • 抗战之东北王,抗战之东北王txt全集下载

  • 抗战之东北王txt全集下载 抗战之东北王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抗战之东北王 第五十章 战争的步伐 冯玉祥也加紧了在北京城内倒直的军事内应